那些还来得及去看的演唱会

7月20日早上,美国著名的新金属乐团Linkin Park主唱Chester Bennington,用自尽的方式结束了41岁的生命。在得知消息的刹那,我以为是早上没有睡醒的错看。之后在无数人共同经历的惊讶与难过中,确认。

Chester Bennington @ Linkin Park(图片取自LP fb)

记得第一次听Linkin Park的歌,是在我15岁的时候。那时,我听得最多的是Hip-hop,Metal,还有一点点的流行音乐。比如那时候最喜欢的Eminem,LMF大懒堂,Korn,Rammstein,北欧一系列的哥特金属,交响金属乐团,还有梁咏琪。Linkin Park算是这些重型音乐里的一股清流,好词,好旋律,好编曲,一下子将我抓住。鼓励了当年迷失又叛逆的我,也让更多年轻人在共鸣中找到动力,不断坚强和前进。

图片取自LP fb

后来,在他们出完第二张专辑后,我便很少关注他们了。因为感觉到了他们在迅速走红之后,陷入的瓶颈期,第三张专辑开始的作品,也少有前两张专辑的影响力了。

Linkin Park 2015 Live in Shenzhen

直到前年,我才第一次看Linkin Park的现场音乐会。可能因为场地放在露天的环形体育场的错误决定,本该有的震撼音效都没有出来。旋律主唱,Rap主唱与每个乐器组合的声音,都被孤立成了无限回音的碰撞,实在是可惜了这些经典作品的重现。

Linkin Park 2015 Live in Shenzhen

但这并不影响肯定他们的音乐建树和陪伴鼓励了整整一代喜爱新金属的年轻人的事实。

Chester走了,Linkin Park或许不会解散,但再也不会有原来的班底了。在这个无法替代的现实面前,与我们共同走过的记忆,就被抽空了,中断了。那一份无法复制的激励,就这样成为了回忆。

图片取自VOGUE FB
图片取自VOGUE FB
图片取自VOGUE FB
图片取自VOGUE FB

就在前几天,台湾诚品书店董事长吴清友先生辞世,他怀揣着读书人的梦想,陪伴诚品行走在亏损谷底15年,又看着诚品成为文化地标10余年。我在震惊之余,在几个不同的社交网站里写下了如下的话——「先生走好。至今仍记得多年前在香港书展上您的分享,贤人智者般的聊着处世的大智慧,逆流而上,坚持不弃。那本《天下》对您的专访我至今珍藏。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台东宜兰的几十间诚品,都曾留下过我的脚步记忆。您不曾离开,诚品永在。

图片取自elite fb

记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经历过,便会记得。那种或深或浅的熟悉,便会让很多人事物产生连结,我们常常以为时间很多,生命很长,却不知什么时候「机会」就成为了奢侈品,甚至成为孤品。

我们以为的「存在的理所当然」,有时,就成为了绝唱,记忆可以被时间侵蚀冲淡,仍会有声音鼓励你前行,只是那种隐隐作痛的微妙感觉,难以言喻。

2Pac是美国以为教父级的说唱歌手,他曾谢啦这首《Life Goes On》,送给他逝去的好友兄弟,而他自己后来也死于枪杀。

此刻我的心情很沉重,眼泪打转。或许我难过的不只是一位又一位杰出的音乐家文人墨客纷纷离世,而是在我的成长岁月里,最困顿的时刻,有这些文字与旋律不断的鼓励我,告诉我,你从不是孤独的那一个——「我用声音,陪着你,站起来,重见阳光,重建希望」。

Linkin Park 2015 Live in Shenzhen

请让我用我的好友,北京堕天乐队主唱王昱天的一段话作为结尾,作为对Linkin Park前主唱Chester的纪念——

「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当了父亲,一定会带着自己的孩子,让TA骑在我的肩膀上去看Linkin Park的演唱会,并且告诉TA说『就是现在唱歌的这个爷爷,让我和我的朋友们走出童年阴影,并且如何坚强。』也许真的和他唱的一样,I’ll take everything from inside and through it all away.貌似已经拥有一切的他还是选择了离开,这样的感触笔Michael Jackson去世时更加强烈,因为他们用生命告诉我们,去关怀和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

圖片取自台北iM Church fb

< Crawling @ Linkin Park >

2017.07.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