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障碍症患者的三体

应该有超过20年都读不进小说了。念中学时便总是想不起来迎面与自己打招呼的人究竟是谁,后来知道这是罹患人名姓氏职位记忆障碍症,加上脸盲症,听说还是绝症,那么就更加为自己读不了小说找到了十足的理论支持,变幻的人名和复杂的关系,总让我对小说这种文学体避而远之。

直到前几天,在友人持续威逼强迫之下,规定我读《三体》第一部,还要写下500字的读后感。我被迫硬着头皮从书架上把满布灰尘的《三体》拿下来,硕大的眼睛只剩下一半,打开了前言和目录。

300页的书,我最终用不到4天的时间看完。忽然发现,虽然科幻的题材仍不是我所感兴趣的,但里面的部分段落,又的确能让我产生共鸣。比如——

「三体运动的任何一个时间断面,在这个断面上,各个球的运动矢量有无限的组合,我将每一种组合看作一种类似于生物的东西,关键是要确定一个规则:哪种组合的运行趋势是『健康的』和『有利的』,哪种是『不利的』和『有害的』,让前者获得生存的优势,后者则产生生存困难,在计算中就这样优胜劣汰,最后生存下来的就是对三体下一断面运动状态的正面预测。」

复杂的宇宙万物其实是由最简单的单元构成的。」

「每个人都是一个个零,只有在最前面加上一个一,零的整体才有意义。」

「『文明』的游戏规则,首先要保证人类的生存和他们舒适的生活,其余都是第二位的。」

趋利避害是人性,人的每天每刻,都在面临各种各样的状况和做出相应的选择,而哪一些选择的组合才是正确的?哪些是当下好似无害,但放在某个时间跨度中却是错误的选择?生活的堆叠越来越多,渐渐的就好像一间堆满物品的屋子,越来越复杂的内容,我们却有没有智慧厘清最简单所需的那几样必备?生命的组成中,有哪些是0?又有怎样的1的加载,从而才能让每一个0产生意义?而哪些优先次序的思考和重排,才会让自己的小环境与社会的大环境的「文明」产生真正的推动?在目标达成的过程中,又有哪些不得已而为之的必要牺牲?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在关键时刻的选择中,我们是否又能秉持良知的底线,做出正确的抉择?

作者刘慈欣以广博的知识——物理学/天文学/数学/文学等等足够的知识储备,撑起了《三体》这庞大的想象空间,亦刷新了我对「科学」概念的认知,三体以丰富的想象,重新定义了科学。

第二部《三体》的封面正在盯着我,看看书的厚度,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耐心看完这科幻小说,但我还是会努力尝试,因为,《三体》游戏里面的人,都可以脱水求存,那么又有什么不可以尝试的突破呢?

P.S 字数于是也突破了500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