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教会给我们的慢活与奢侈品之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爱上了手作品。比如,手作肥皂,手作包包,手作香薰木,手作衣服,手写的信,诸如此类。

在工业化盛行的年代里,手作,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低生产力的代名词。

然后,时间推进,当印刷品铺天盖地的包围我们,所吃所用都是工厂机器生产线出品的时候,我们又在这几乎没有瑕疵的产品中,开始怀念那些有温度的手作品了。

手作筆袋@花蓮「spruce」好店

继续阅读“工匠-教会给我们的慢活与奢侈品之道”

路上的山海线

在连续经过了两期「AMY对你说」的对谈特辑之后,你是不是也在糊小兔/邓小兜这两位收纳健身和育儿达人的经验值收获了很多呢!

非常欢迎你将感兴趣的话题和问题透过「AMY对你说」「AMYWILL」留言,我会依照这些问题邀请不同的业界达人与你分享更多。希望我们可以一同学习。

好啦~这一期还是由我来自言自语好了,送上来自舒米恩用阿美族语唱的不要放弃开启我们今天的话题《路上的山海线》

2013@墾丁

继续阅读“路上的山海线”

我是你和宝宝身边的睡眠顾问

A:halo大家好,「AMY对你说」又在这个周末与你见面了。我们上两个礼拜刚刚经历过失控的暴雨天气,现在又迎来了一下子暴雨一下子暴晒的更加失常天气,所以~这么特别的时期,我又要做一期特别的节目了!此刻送给你第一首好听的歌,来自梁咏琪的某年仲夏

是的,这一期仍然是对谈特辑,我呢,就有幸邀请到又一位好姐妹——她同样也是不务正业的代言人,中学时期最擅长的课业是地理,大学跑去读中文系,毕业了转战银行做数据管理清点核算,而现在又即将开始她的新事业——孕产妇及新生幼儿的睡眠管理导师!这十年来她的跨界大到有些不可思议!所以今天一定要让这个即将做第二个小孩子妈妈的美孕妇邓小兜来与大家分享她的故事~热烈欢迎邓小兜

熊本熊特展@台北松山文創

继续阅读“我是你和宝宝身边的睡眠顾问”

收纳的健身

AMY(以下简称A):Halo大家好,「AMY对你说」又在今天和你见面了~我们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的暴雨了,下雨下到发霉了~所以那么特别的日子当然要做特别的节目——我想要做一个对谈特辑,邀请一些重要的又是业界达人与你分享更多有关美好生活的话题,我们刚刚煮完了一壶很好喝的咖啡(一脸满足~)~接下来,我要隆重的向你介绍今天的嘉宾——糊小兔!掌声欢迎!(呱唧呱唧~)

传说中的糊小兔

糊小兔(以下简称T):大家好,我是糊小兔~ 继续阅读“收纳的健身”

不一样的服务员

在朋友的音乐餐厅里,我常常去客串服务员。我是很喜欢这种体验的,这是平日繁忙工作的一种放松和调剂,也是在接触形形色色客人的时候,有机会站在服务员的角度,锻炼自己的反应力和同理心。

熊本熊特展@台北松山文創

有一天,我以客人的身份和朋友在店里用餐,隔壁有一桌客人,其中有位爸爸带着大概初上小学的儿子,见到服务员端菜上来,便马上对儿子说,「如果你不好好学习,长大后就会来做服务员!」听到这句话的我,整个人都O住了嘴巴,满脸诧异;而年轻的服务员也一脸尴尬的表情,默默离去。

继续阅读“不一样的服务员”

石头的对焦

前段时间,我的一副特殊耳机找不见了,因为急用,我便在翻箱倒柜找寻未遂之后,转向那段时间所有接触过的朋友询问,有没有不慎遗落在他们那里,还是被家人收拾起来了。结果当然是没有。怀着急迫却丧气的心情过了两日,没想到因为找一张不常用的停车卡,在我车子里的一个收纳袋中,发现了安静休养的这副耳机正和这张停车卡待在一起。当然,那是我自己收起来的。

台北POO!便便展

继续阅读“石头的对焦”

奢侈品

说到奢侈品,第一个跳入你脑中的,会是什么品牌,什么物件呢?

熊本熊特展@台北松山文創

前段时间,看到心理学大师Geoffrey Miller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人们买奢侈品的原因主要是奢侈品的价值在其他人那里也能被识别和理解,而不是因为这些奢侈品本身质量上乘。 继续阅读“奢侈品”

摔跤 ——「相信」的奇迹

电影剧照取自网络

很少有电影我会看第二遍,更少有电影我会看三遍。但,我真的做到了!——就是这部今天要推荐给你们的印度电影——我和我的冠军女儿》/《摔跤吧,爸爸

其实此刻我真的很想剧透,忍得很辛苦呢~~~但我仍邀请你前往影院观看那种原汁原味的感官震撼,而也想在此提醒大家,不要拍照,更不要录影,这些都是不好的习惯,影响自己的完整观感,也会在手机荧幕亮起的瞬间打扰到旁人。当然,还会触犯法律。精彩,只留给影院和记忆就好。 继续阅读“摔跤 ——「相信」的奇迹”

健身

真的想不到曾经的一个亚健康代言人,今天会与你聊「健身」这个健康的话题。

我天生不是喜欢运动之人,虽然我并不完全认同那句「小兔子挂得快因为动得太多,而乌龟因为不动还能活千年」的论调,但运动本身对我而言的确有着一万个不愿意。从小到大,我唯一喜欢的运动便是游泳。可是天意弄人,因为从14岁开始变成过敏体质的缘故,我就一下子成了水质测敏仪。朋友可以看着我的过敏程度来决定游泳要去哪家不去哪家。进而,唯一的运动也变成为了每年唯一的一次,其他时间,则是用来恢复因此过敏而大伤的元气。

终于,年龄迈向三字头,生病越来越多,康复越来越慢。为了减缓过敏,不仅过度地依赖药物控制,频繁的严重过敏状况也极大的影响着我的睡眠和情绪。于是,在又一个灰心丧气地吞下抗过敏药片的早上,我被朋友拖去健身。

继续阅读“健身”